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有大量学习视频

我有大量学习视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更多视频请访问八闽学习视频网www.0598tv.com weixinhao:ppsbaofun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成都夫妇自驾香格里拉失踪被找到 已坠崖身亡(图)  

2013-10-29 10:50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成都夫妇自驾香格里拉失踪被找到 已坠崖身亡(图) - kugege99 - kugege99的博客

成都夫妇自驾香格里拉失踪被找到 已坠崖身亡(图) - kugege99 - kugege99的博客

越野车坠崖示意图制图杨仕成

成都夫妇自驾香格里拉失踪被找到 已坠崖身亡(图) - kugege99 - kugege99的博客

“成都夫妇自驾游香格里拉失踪”追踪报道

“我看到了,他们的车在悬崖底下。”昨日上午,自驾前往香格里拉的成都80后夫妇涂希和宋海峰(曾用名宋学兵),在失踪21天后,被搜寻多日的家人找到。两人的父亲顺着陡峭山势艰难下到悬崖下后,终于见到了一对儿女。只是,他们永远地没有了呼吸。



昨日,自驾从成都前往香格里拉的成都80后夫妇涂希和宋海峰,已经失踪了21天,而他们两人的父亲,也找了21天……昨日上午,在从香格里拉到乡城公路的98号工桩处、小雪山附近,两位父亲终于发现了滚落到近百米深沟下的越野车。两位父亲顺着山壁滑到山腰,看到了从车里散落出来的身份证和资料。下午4点过,他们见到了一对儿女,早已没有了呼吸。



再找一天



两位父亲5点就上路



10天前,在四川境内搜索的一组家人已经返回成都。但在临走时,两人的父亲涂新富和宋先生还是决定留下来,又带着3名亲友到了云南,顺着从香格里拉到乡城县的公路搜寻。



“如果再找不到,我们可能真的要回去了。”这句话,涂希和宋海峰的父亲已经说过好几回。但第二天,他们又会早早地出发。前几天,在云南警方的帮助下,他们搜寻到了距香格里拉80公里的地方,依然没有下落,所有人的精神和体力都耗到了极限,但昨日早上5点过,天还没亮,他们又出发了。



上午9点过,又往前搜索了十余公里,在一个接近90度的急转弯处,他们发现了已经翻倒在深沟下方的一辆越野车。涂新富认得那就是女儿和女婿的车:“那个时候,其实我知道,应该没希望了。”公路旁边的几根石墩子都已经撞碎,车在道路下方近百米的深沟里,家人们弯着腰大喊两个人的名字,但是没有回应。涂新富说,在他看到越野车的时候,他就知道不幸的结果。



见上一面



执意徒手下百米峭壁



山势陡峭,深沟有近百米深,如果从公路上往下走,稍不留神就可能出现危险,家属一共5人,都没有带任何的攀爬工具,但两位父亲还是决定下去看看:“都走到这里了,好歹要见上一面。”



山路很险,要手脚并用才能往下走,两位父亲贴着山壁向下滑,在滑到山腰的地方,他们找到了一张身份证,身份证上是宋学兵的名字,在更往下的地方是几页散落的驾校资料。“是他们,真的是他们啊!”虽然心里很不愿相信,但两位父亲已经确定,这里的确是一双儿女遇险的地方。



在山路旁,还依稀看得出越野车冲出道路,在山坡上连续翻滚造成的痕迹。“几百米啊,车都变形了,人会成什么样啊?”因为往下已经没有了路,山势更险,在家人的拦阻下,两位父亲没能继续往下爬。



虽然有家人安慰,或许还有生还的可能,但看到车辆遇险的痕迹,两位父亲都已经说不出话来。



疑点一个



家属称发现货车碎片



从山下爬回公路上,家人们赶紧通知了警方,两位父亲又在公路上搜寻了一段,希望再找一条下山的路。上午11点过香格里拉警方和消防队都赶到了现场。



在警方的帮助下,昨日下午,家人们下到了沟底车辆所在的位置。两位父亲看到一对儿女,一人已经被抛出窗外,一人压在车轮下,身上、脸上还有车辆翻滚时留下的伤痕。车辆挡风玻璃已成碎片,车体摔得变了形。“已经完了,都完了。”涂新富和宋先生,确认就是自己的儿女后,悲伤得不能言语。



在道路附近,出事急转弯不远的地方,还发现了一辆货车碰撞留下的痕迹,几块挡风玻璃的碎片,还有车头中网,家人中有人辨识出是一辆东风天龙货车。但当地警方告诉他们,在今年5月曾接到一起货车车祸,暂时无法判定这与涂希夫妇遇险有关。



昨日,香格里拉警方赶到现场后,已经接手处理此事,并和家属协商善后事宜。截至记者发稿,暂未有进一步的消息。



两位新人



出发前刚扯证、定婚期



木制的秋千,穿着情侣装的涂希和宋海峰,头挨着头幸福地望着镜头,这张放在微博上已经数日的情侣照(右图),成为他们生前美丽的定格。如果不是这次意外,他们将在明年5月举行幸福的婚礼。



在朋友们的眼中,两人是让人羡慕的一对。涂希是家中的独生女,青春靓丽的美术老师。宋海峰是家中的长子,是一所驾校的老板兼教练。两人都喜欢旅游,涂希喜欢带着学生到野外写生,宋海峰也时常作为领队,带着朋友到高原自驾游。



因为热爱旅游而结缘。自驾去香格里拉是两人共同的心愿。而今年10月1日开始的这段旅程,是两人第一次单独长途旅行。在出行前,他们扯了结婚证,将婚期的消息告诉了每一个亲戚和密友。



虽然是单车上路,几乎没有人对这次旅行有过明显的担心,因为宋海峰有着丰富的长途驾驶经验,在所有人眼中他不仅年轻有为,而且遇事很有主张。而涂希的旅游经验也不少,是个开朗而思维敏捷的女孩。



旅行开始的前6天,两人时常发回沿途的风景照片,一路顺利前往梦想之地,直至手机信号消失在雪山之中。



两位父亲不知怎么和妻子说



昨日在搜救现场强撑了十几个小时,两位父亲都已经累得不行了。傍晚的时候,家人们都去吃饭了,涂新富拿着手机,坐在一边,宋先生则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着。两人自从昨日早上出发的时候吃了一点东西,这一天就只喝了一点水。



殡仪馆的车子到了,把涂希和宋海峰的遗体送进了冷库。两位父亲开始商量联系车子,运儿女的遗体回蓉。按照和家里的约定,他们出来后,每天晚上会打一个电话回家,说一下这一天寻找的情况,但两人都没有拨电话,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把这样的事告诉妻子:“难道说都死了?都已经是两条命了,那边知道了又是一条命……”



但只要这次回到成都,妻子始终都会知道,两个男人只希望妻子悲伤时,自己守在身边,她们会好过一些。



两位母亲仍被家人蒙在鼓里



直到前天晚上,涂希的妈妈都没接到丈夫的电话。在这21天的等待中,她已经哭得声音沙哑,因为大家善意的隐瞒,她昨日未能得知那个噩耗。



而宋海峰的母亲,甚至还不知道儿子失踪的消息,在过去的21天里,家人们故意不让她看新闻和上网,她只是奇怪,为什么儿子和丈夫已经出外这么多天,还没有回家。



“或许他们已经回到成都,只是没有告诉我们而已。”这句话是涂新富几天前打电话回去,安慰妻子的一句话。虽然明知可能性很小,但妻子还是抱着这最后一丝的希望,因为焦急悲伤而病倒的身体,这几天已经出现了些许的好转。



而如今,撑着这位母亲的,已经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。



煎熬的21天



10月1日



涂希和宋海峰驾驶一辆车牌号为川A908QC的白色越野车,从成都出发前往云南香格里拉。



10月6日



在亚丁,涂希用手机给同学打了一个电话,之后两人与亲友失去联系。



10月7日



涂希夫妇没有按原计划回到成都。



10月8日



家人报警,两天后家属前往亚丁到乡城一线搜寻。



10月13日



确认涂希夫妇的手机,最后在川滇边境大雪山垭口一信号塔附近出现,搜寻规模扩大,数百名民警和当地群众,地毯式搜寻了4天无果,并将搜寻范围扩大到云南境内。



10月15日



香格里拉警方在云南境内展开搜寻,并向搜救区域的村庄通报了情况。



10月17日



家属搜寻队准备返回成都,临走时涂希和宋海峰两人的父亲,带着3名家人赶往云南继续搜寻。



10月27日



家人在从香格里拉到乡城公路的98号工桩处,发现了涂希夫妇的车辆滚落悬崖。当天下午,在警方帮助下下至山底,确认两人死亡。



出事路段



路最近也最险 几乎没有车走



从亚丁驾车前往迪庆,一共有3条路可以走。涂希夫妇被找到的地方,正是从乡城县到香格里拉路程最短的一条路。当地居民说,这条路弯多路险,少有车辆行驶,一天之内能有五六辆车经过就算不错了。



资深自驾游领队乔秀峰,曾多次驾车从乡城县前往香格里拉。他说,涂希夫妇选择的线路,虽然近,却是最不好走的雪山路。这条路要翻越大小两座雪山,加上路况本来就差,就是专业的领队都要十分仔细。



乔秀峰曾专门到这条路上踩点,“这条路弯道多,悬崖多,路况复杂,常年有雨雪和暗冰,我们开车过那边都要很把细。”除了道路本身崎岖颠簸,高原地区的气候也给行路增加了更多艰险,加上又是翻越雪山,单车独行的风险极大。



艰难的21天



他们在悬崖下面 家人心悬在上面



10月7日,涂希夫妇没有按原计划回到成都。家人们就开始了寻找,一开始只是打电话四方询问,得知涂希在前一天曾经打过一个电话给同学,这也是夫妇俩打回成都的最后一个电话。第二天,在苦等一天后,涂希的父亲涂新富报了警。



10月10日,两位父亲带着家人前往亚丁开始沿路寻找女儿和儿子的踪迹。几天后,他们在亚丁的一家旅馆,看到了涂希和宋海峰入住的监控,那是两人留下的最后影像。



从稻城亚丁到乡城县,从乡城县到然乌乡,又到云南境内。在21天的时间里,10名男性亲友分作几组,开着车遇到人就问,印制寻人启事,沿途一边喊着两人的名字,一边寻找。每天早上天刚亮就出发,晚上将近10点才回到住处。10月14日,家人们动用一切可能的关系,在网上发微博求助,只希望有人提供这对新人的线索。



10天前记者和涂新富联系的时候,他和宋海峰的父亲还在四川境内的大雪山附近寻找,他说,每过一天希望就小一些,决定要回成都了,山上风很大、很冷,中午只能啃些馒头和泡方便面充饥。



在手机信号最后出现的乡城到香格里拉一线,他们来回走了不知多少次,儿女驾驶的越野车就在雪山之下,而两位父亲道路上来回寻找又错过之后,终于有了结果,却看见了儿女的遗体。前往香格里拉的雪山之路,让涂希夫妇与他们家人阴阳相隔。



从10月13日开始的大规模搜索行动,每一天的搜救队伍都在增加。甘孜州警方派出了多个搜救小组,通过手机信号定位搜救区域,对区域内的道路进行了3次地毯式搜索。云南香格里拉警方在接警后也组织当地居民,沿香格里拉往四川的道路一线进行搜索,并将案情向沿线村落都作了通报。直到昨日,警方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进行了善后处理。



记者手记



生命,并不仅仅属于自己



如果没有10月1日开始的这次旅行,涂希和宋海峰的生活仍然幸福,让人羡慕。他们的父母会继续满怀希望的筹划着这对新人在明年5月举办的婚礼。但在踏上旅程的第6天,这一切都改变了。



也许对于喜欢自驾游的涂希和宋海峰而言,这样的旅行并不复杂,与往常唯一的区别是单车独行。他们也曾仔细规划过每天的行程,只是在选择路线时,走上了最近但最险的雪山路。或许对他们而言,冒这样一点“小小的风险”,去完成一次达成两人心愿的浪漫旅行,并不那么让人担心。昨日,再次在电话中听到涂希的父亲悲伤、疲惫的声音,记者有时会想,对于父亲而言,也许永远找不到会是一个更好的结果,至少还能留下一丝希望。



我们不能责备死者,也不能断定如果多约几辆车一同上路,就会阻止两人遇险。但在开始这段浪漫却致命的旅程时,不知涂希和宋海峰是否想过,他们的逝去会给家人带来多么大的创伤。



自由的旅程,刺激的冒险,可能是每个年轻人曾想完成的梦想。在决定踏上危险旅程的那一刻,多想想自己的父母,身边的亲友,就应该放缓脚步。因为生命只有一次,而且它不仅仅只属于自己。
大学学习视频出售:study999.taobao.com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